-週日,北城下著細雨,天空暗沉。

柯黎的車停在北郊墓園,捧著一束白菊緩步走進柯父的墓碑前。

她蹲下shen,放下白菊,眸中倒映著墓碑上父親的照片。

“爸,我來看你了。”

“你放心,公司現在很好,跟x集團成功合作了,很快就能舉行新項目的釋出會。”

說到這裡,柯黎的眸子黯然了一瞬。

“你彆惦念著宋靜了,她現在過得也很好。我不許她來看望你,不許怪我。”

墓地滿是蔥蔥鬱鬱的柏樹,一陣秋風起,吹得樹葉窸窸窣窣。

柯黎裹了裹外套,靜靜地在父親的墓碑前待了一會,她轉身準備回去的時候,雨勢漸大。

下車的時候她把傘放在了車上,細密的雨水打在臉頰上,一陣刺骨的涼滲進皮膚中。

“爸,我先走了,下次再來看你。”

柯黎說完這句話,抬手遮住了頭,轉身。

風雨之中,排列的墓碑前,站著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。

他撐著一把黑色雨傘,雨滴摔在傘麵激起層疊水花,幽深的眸穿過雨幕,直直凝視著柯黎。

燕西塘……

他什麼時候來的?

柯黎莫名心臟漏了半拍,恍惚之中,頭頂覆上一層陰影。

淋在頭頂的雨被隔絕。

燕西塘沉眸望著淋濕了的女人,默默將傘麵往她的方向傾斜過去,“下雨怎麼不知道打傘?”

風中滿是男人身上的氣息,柯黎輕吸了口氣道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你現在還是我妻子,一切還是跟以前一樣。”燕西塘嗓音不冷不淡。

柯黎冇說什麼,淡淡道,“走吧。”

以往每年祭日,燕西塘都會跟她一起來祭拜父親,隻是他們快離婚了,他也冇必要這樣做。

一起離開墓園,柯黎要上自己的車,卻被燕西塘拽住了手腕。

男人的指尖泛著微涼的溫度,力量扣在腕上,帶著一絲壓迫的意味。

“怎麼?”柯黎抬眸,眼底淡漠。

兩人撐著一把傘,燕西塘居高臨下地看著女人。

她額前的碎髮被雨水打濕,一雙好看的眼眸泛著水汽,而她周身的氣質都透著十足的清冷。

這女人,什麼時候對他的態度這麼冷淡了?

燕西塘斂住眸中一閃而過的不悅,道,“今晚跟我回家住。”

柯黎不輕不重地甩開了他的手,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我們已經協定離婚了。”

她又不是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寵物,憑什麼他說回去就要回去。

燕西塘道,“爺爺出院了,他大病初癒,想見你。”

柯黎提在心口裡的那股不滿情緒又驀地嚥了回去。

“我明天要召開釋出會,隻待一晚。”

“今天還去公司麼?”

柯黎眉頭微挑,“你什麼時候對我的事這麼感興趣了?”

“爺爺要我們一起去個地方,走吧。”

燕西塘說完這句話,不由分說地扣住柯黎的手腕,徑直將人拉上了自己的車。

車內暖氣開得很足,冷氣被逼散,隻剩下燕西塘身上的味道。

柯黎不動聲色地挪了挪身子,跟他拉開距離,眼底浮現一絲不耐,“去哪?”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小說精品中心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報告,燕總又被前妻拉黑了!,報告,燕總又被前妻拉黑了!最新章節,報告,燕總又被前妻拉黑了!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